[交流]长宽风云榜 之 浪子华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9-11-29 11:11:00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侠客风云传

茫茫江湖,每天有无休无止的杀戮,又有谁能分得清谁是谁非。善与恶,忠与奸无非也是时过境迁后的众说纷纭。当一切大风大浪成为往事,不变的东西只是一个人曾经自这里走过,至于留下了什么,留下了多久,也仅仅能够成为烟消云散后的一点点回味。

浪子华总是在醉酒之后才说这些让人似懂非懂的话,仿佛一个迂腐的夫子,在平日里他不是这样的,刀光剑影中他是一个英雄,一个公认的江湖浪子,但今天不同,他又喝了酒。
在浪子华的生命里离不开三样东西,宝剑、美人、醇酒。他说如果没有了剑,就等于没有了生命;没有了美人,就等于没有了灵魂;没有酒,那还叫做浪子华吗?

华哥说这些话的时候,新舟说他是个疯子,无影也说他是个疯子,我也随声附和说他疯,但其实我是喜欢他这么神经兮兮的,只有在他神经兮兮的时候,我才会感到江湖里不仅仅是血腥。所以在华哥喝了酒之后,只有我还在认真听他的话,并时常为他说的东西而感动。大哥热血乔峰说我也是个疯子,我想疯就疯吧,好在华哥不是每天都疯,我也不用每天都陪着他疯。

浪子华自幼从文,被先生称之为顽劣,并没有考上什么功名,后来弃文习武又总改不掉一身书卷气,时而酸溜溜地吟出几句歪诗,被江湖朋友嗤之以鼻,且提诗自诩:身在虚无缥缈中,读书学剑两无成。豪情壮志原是梦,酒色红尘一场空。我不清楚华哥有什么已经成为梦幻的理想,但喝酒和追女人这两大本事却是真的。我弄不懂为什么许多女人都喜欢他,有名门闺秀,有江湖侠女,甚至一些为恶江湖的飞贼女盗。华哥说这叫做男人的魅力,我说你少臭美,其实心里却是蛮认同的,有时候甚至会胡思乱想。

浪子华弱冠之年就已经很出名了,那时他的声名甚至在无影之上,但并不是远播侠名,而是因为他的风流。很多女人曾站在华哥的身旁,走马灯一样换来换去,尽管华哥每次都那么信誓旦旦。相信一个男人的誓言就像相信一个江湖郎中对大力丸的宣传一样不可靠,所以我不会轻易相信任何一个男人的甜言蜜语。华哥追哪个女人从来不懂得避讳,抛弃哪个女人也不懂得委婉,一场游戏一场梦嘛,华哥的人生总是在情场上逢场作戏,爱这个字在他的嘴里就像每天吃的米饭一样普通而随意。我不喜欢这个时候的浪子华,甚至有一种想要暴打他一顿的冲动。

华哥醉酒的时候是最可爱的,尽管只有我一个人这样认为。

这个晚上华哥又烂醉如泥,又一个女人离他而去,这个女人是比较漂亮的一个,也很温柔,更重要的是她真正对华哥很痴情,他们两个人度过了一段很美好的时光,连我都能够感觉到他们的幸福,但华哥最后还是让她走了。我在远远的地方目送她的背影消失在人群里,心里有说不出的难过,难到一段看似美好的姻缘竟然莫名其妙地成为往事,难过华哥又将纵酒消愁,更难过的是我竟然不了解华哥!这是最让我感到伤心的。

拍开女儿红的蜡封,美酒飘香四溢,我知道这又将是一个大醉的夜晚,又将听到华哥讲他的忧愁,不管我爱听也好,不爱听也好,因为在这个时候除了我,没有人会来听他的胡言乱语。华哥说他爱上了一个女人,这一次是真的。我听他说过很多次这样的话,都不相信,但这次不知道什么原因,竟然可以肯定他没有骗我。我能够读懂男人的眼神,知道他们什么时候说的是真话,什么时候说的是假话。其实每个女人都有这样的本事,所谓受骗,都是心甘情愿的,愿意被心中的男人欺骗,更愿意被自己编织的故事欺骗。我知道曾经在华哥身边的那些女人都是这样欺骗着自己,她们应该早就知道这样的结局,只是从来不敢去从容的面对。男人对女人的爱情往往是对女人的忠诚,女人对男人的爱情却往往是对自己的欺骗。

浪子华这一次真的爱上了一个女人,一个不该他去爱的女人,一个不可能会爱他的女人。

华哥只见过那个女人一面,有时候缘分这个东西是很奇怪的,在一起相濡以沫几十年竟不如一个眼神。我告诉自己华哥在编故事,但心里又明明白白这一切都是真的。我只能为他斟满酒,对他说真的希望你能给我找到一个嫂子,就不用让我每天给你煮饭了。华哥说那也要吃,又说他喜欢我做的面。他不知道我做的这种面有一个名字,叫做“蛛丝情锁”。算了,很多事情都是冥冥中注定的,谁也没有办法改变。

华哥哥爱上了江湖第一美女,名字叫蓬莱仙子。

江湖上没有人敢对这个女人有非分之想,因为他的未婚夫就白日门门主。

江湖上的人都知道这位神秘的门主,他就像武林中的皇帝,想让谁今夜死,那人就活不到天亮。他手下的门徒众多,各个都能纵横江湖。他时而装扮成儒雅的文士,在沧月岛游历;时而化身为赤月恶魔,栖身在赤月峡谷深处。

华哥说白日门城主配不上蓬莱仙子,因为一个人一旦威加海内,就不会有纯粹的爱情。而自己不同,他是一个可以为爱情而活着的男人。

有时候人和人之间会有某个地方很相似,或者是鼻子,或者是眼睛,华哥说蓬莱仙子像极了他初恋的女友,尤其是回眸一笑,让他的思绪飞回了很多年前的桃花林,飞进了粉红的回忆。华哥说自己以前是一个不懂得浪漫的男人,笨拙的笑里,却有最深的柔情。而那个女人终究还是离开了自己,说不清谁是谁非,人去楼空再评判对与错,又有什么意义呢?于是女人走了,也带走了自己的魂魄。

从那以后,华哥开始饮酒,不喝到烂醉如泥,就不会放下酒杯。我突然明白酒是他心灵的麻药,醉的不是人,而是撕心裂肺的伤痛。

那晚是我第一次饮酒,很朦胧,却止不住心里的疼,我想是前人在骗我吧,心碎的裂痕,又怎么是酒能弥合的呢?

大醉的时候听华哥说,女人被虚荣蒙蔽了双眼,就很难拯救,唯一的办法就是杀掉捣毁白日门,杀掉城主。

我很惊讶,或许只有华哥哥才会有这样大胆的想法,但我知道我没有办法阻止他。

华哥第一次在女人离开之后没有喝得烂醉如泥,但我却知道,这一次他是真的醉了,不知道什么才会醒,可能过了今晚永远也不会醒来。我却没有办法阻止,所能做的只是又煮了一碗蛛丝情锁,千丝万缕却系不住柔情。

浪子华提起成名利刃龙纹剑,走进了茫茫夜色,我在他的背后一声轻轻的叹息,不敢去想明天。

我要推荐
转发到